报华农张之洞班的自我介绍

2020-12-26 介绍 【 字体: 】 标签 : 华农,自我介绍,张之洞 浏览量:209万

华科考研复试自我介绍篇一:Goodmorning:

华科考研复试自我介绍篇二:Goodafternoon,teachers,

性情怪僻的张之洞

张之洞(1837—1909),清朝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字孝达,又字香涛,号壶公、无竞居士,晚年自号抱冰老人。清末重臣,洋务派首领。直隶南皮(今属河北南皮)人,同治二年(1863年)进士,清流派重要成员。

张之洞性情怪僻,起居无常,是个典型的夜猫子,每日下午2时始入睡,到晚上10时始起床视事。幕府中人及臣僚有事,一般都在夜半请谒,甚至有候至天明始获传见者。总文案李文石每日入署办公,皆在晚10时以后。与之洞商洽公务,往往至于翌晨。藩臬两司于上午谒见,常值其神疲体倦之时,在门厅坐候,不即延入,动辄数小时之久。道府以下属官,有待至数日不获一见者。有时与客人谈话未已,之洞忽然闭目假寐,甚至鼾声大作,将客人搁置一旁,客人不好惊动,只得退出。

1902年,袁世凯从河南彰德返天津,绕道经汉口到南京,拜访署两江总督的张之洞。张之洞设宴款待,又屏退左右密谈二小时,当谈得起劲时,张之洞却睡着了。

袁悄悄告退,嘱仆人不要惊动张大帅。清制,凡总督出和辕门须鸣炮致礼,袁身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自当鸣炮礼送。炮声一响,将张之洞惊醒,自知失礼,急忙追至下关,向袁表歉意,相约后会有期。

次年,张之洞从武昌入京觐见,途经保定,袁世凯率北洋将领和属官司设盛宴款待。当袁亲自率领属官举杯为张祝酒时,张之洞又一次伏案呼呼入睡,使袁颇为难堪。对大名鼎鼎的袁世凯都是如此,可见其他官员的遭遇了。

张之洞最嗜食鲜果、糕点、蜜饯等物,案桌旁常设小几,放置各种鲜果及糕饵十余盘,以备随时取用。每天正餐也会准备水果以及中外良酿若干种,先以果类伴酒,饮完后再进餐。张之洞尤其喜欢蹲在椅上进食,而不喜欢坐在餐桌旁。张之洞习性怪癖又喜欢畜养小猫,卧室中常会有数十只小猫,每次都亲自给喂食。猫有时将粪便排到书上,他就用手帕拭净,也丝毫不认为污秽。有时还向左右的侍者说:“猫本来就无知,不要责怪它,如果人这样的话,就不可原谅了。”

张之洞常年官居高位,又满腹经纶,所以难免自命清高。他喜欢与文人名士交往,对僚属多不放在眼里,属下多有不满,但又都无可奈何。有一位布政使颇有点名气,但也是张之洞的下级,不为张之洞尊重,多次对他失礼,因此对张十分不满。有一次,他又去总督府拜见张之洞,谈完公事之后,向张之洞告辞。按清朝官场礼仪,张之洞应将布政使送至仪门,但张之洞送到门厅就止步停下了。这时布政使回过头来,故作神秘地对张之洞说:“请大人多走几步,下官还有几句话要告诉你。”张之洞认为布政使另有重要内容要说,就又陪着他走了一段路,还不见布政使开口,这时两人已走到仪门,张之洞不耐烦地问道:“你不是有话对我说吗”布政使便有点得意地说:“其实我只想告诉大人,按照礼仪制度,总督应该将布政使送至仪门,现在大人既以按规定把我送到仪门。就请你留步吧。”说完长揖施礼而去。张之洞听罢,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又不好发作,因为这位布政使所为是符合清代官场礼仪的。

当然,张之洞在历史中的贡献是不可轻视的,他不仅亲自经办了很多实业,而且也参与了别人所办实业的讨论和筹办活动。在近代中国实业建设的浪潮中,张之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张之洞出生在一个很不幸的时期,繁荣富强的中国已成为历史,随之而来的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入侵。纵观张之洞的一生,他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一些消极的因素在里面,但在那个贪官污吏横行,国家整体衰败的时代,站在当时的时期去评价他,他还是功大于过的。

张之洞的爱国情结很浓,几乎贯穿于他的一生,这从他办的很多事情都可以看出,1884年春,中法战争前夕,奉命署理旋补授两广总督。任内力主抗法,筹饷备械,击败法国军队,这对于屡战屡败的中国而言,的确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正是张之洞。在甲午战争中,张之洞力主抗日,在当时,统治者都是消极应对,只有张之洞在极力的说服,虽然成效不大,但毕竟尽到了一个做臣子的责任和义务,在当时的社会是难能可贵的。

张之洞具有很强的洞察力和前瞻性。在近代史上他的思想和意识是那些顽固守旧的满清官员所永远无法达到的,他的一生中,最大的贡献不是他为守护清王朝做过了什麽,而是他开启了中国重工业和教育事业的长足发展。在洋务运动中,张之洞作出的贡献也是别人所望尘莫及的,张之洞所办的实业主要两件,一件是督办芦汉铁路,另外一件是把内陆武汉打造为当时中国最大的重工业基地。以武汉为中心,他先后创办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汉阳铁厂机器厂、钢轨厂、湖北织布局、缫丝局、纺纱局、制麻局、制革厂等一批近代工业化企业。汉阳钢铁厂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并形成了以重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为龙

头的湖北工业内部结构,纵观中国近代的发展,能如此重视重工业的发展,张之洞恐怕也是第一人。

在教育方面,张之洞的思想在当时是比较领先的,在其所有的政绩中,教育方面的成就是最突出的,其兴学育才思想及实践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张之洞做出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对于教育的重要性张之洞很敏锐的注意到,并不遗余力的为之努力奋斗,在继续主张改革传统教育的同时,张之洞开始认识到“西学”的重要性,并着手试办以“西学”为主的新式学堂,,在兴办新式学堂方面,其创办的算学学堂、矿务学堂、自强学堂、湖北师范学堂、两湖总师范学堂、女子师范学堂等等,则涵盖了普通教育、军事教育、实业教育、师范教育等层面。这对于中国的发展将产生巨大的推动力,促使中国能更快的发展

张之洞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在很多方面,他也有自身固有的缺陷。首先他在某些方面言胜于行,并没有付诸于行动,例如刘永福在台湾领导军民坚持抵抗日本侵略军。但是“饷械奇绌”,多次向张之洞求援,张之洞虽有饷械,却不敢接济,10月19日,刘永福战败,退归厦门。其次他的态度善于迎合当时的统治者,不能从一而终,态度具有很大的摇摆性。在对待农民起义,他是坚定的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忠实的维护着风雨飘摇的清王朝。当维新运动日益发展后,即对《时务报》的进步言论大加干涉并于1898年4月,撰《劝学篇》,提出“中学为体,

西学为用”,维护封建纲常,宣传洋务主张,攻击维新思想,反对变法运动。

从上所述,我个人认为,张之洞还是一个值得后人尊敬的人,他的优点和缺陷都很鲜明。从后人对他的评价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张之洞身上的闪光点

张之洞的教育思想

张之洞,是清末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教育家。为洋务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大力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张之洞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成为晚清“四大名臣”。

张之洞中国近代教育家、清末洋务派首领之一。他重视兴学育才,在40多年的仕官生涯中,没有中断过兴学育才的教育活动。他在1898年著成的《劝学篇》中提出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教育纲领,强调“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极力提倡学习西学西政、西艺、西史,倡办的各级各类学堂多具有资本主义近代学校的一般特点,教学内容增加外国语和天、地、兵、算、声、光、化电等近代科目。他注重师范教育,提出“师范学堂为教育造端之地,关系至重”。晚年受命同张百熙、荣庆主持制订了中国第一个正式颁布的近代学制癸卯学制。他倡办新式学校的活动及其教育思想对近代中国教育产生了很大影响。

一、生平教育活动

张之洞生平从事过的教育活动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整顿、改革传统教育;二是创办新式学堂;三是厘定近代学制体系;四是建立完善的教育行政机构。

(一)整顿、改革传统教育

张之洞早年针对当时政治上的积极无能,学校教育与科举制度的腐败积弊,提出了整顿、改革传统教育的主张。首先,他主张改革乃至废除科举制度。在清末从变科举到废除科举制度的过程中,张之洞起了重大的促进作用。其次,张之洞主张改革书院管理制度。他先后颁布《两湖书院各分教规程》及《两湖书院学规课程》,对书院教学制度、课程设置、教学方法、学生管理等方面都作了详细的规定。

(二)创办新式学堂

1884年张之洞担任两广总督后,一跃成为洋务派的后起之秀,积极创办新式学堂。他兴办新式学堂是从创立军事学堂开始的。同时积极创办各类实业学校。设立湖北自强堂进行外国语教育。张之洞认为“师范学堂为教育造端之地”,又创办了师范学校。

(三)厘定近代学制体系

张之洞是中国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教育制度的重要奠基人。他在1898年的《劝学篇·设学第三》中,就勾勒出近代学制的初步蓝图:“各省各道、各府各州县皆宜有学,京师省会为大学堂,道府为中学堂,州县为小学堂。中小学堂以备升入大学堂之选,府县有人文盛物力充者,府能设大学,县能设中学,尤善。”

(四)建立完善的教育行政机构

张之洞认为,管理全国的学务不仅地方上要有管学的统一机构,全国也要有专门管学的机构和人员。他于1904年1月特奏呈《请专设学务大臣片》,针对当时管学大臣既管大学堂事务,又管各省学务的情况,主张二者分离,专设总理学务大臣,“以统辖全国学务”;而为京师大学堂“另设总监督一员,专管大学堂事务”。他还提出了学务大臣下设属官、分为六处的组织建设方案,并得到清政府采纳实行。这就使中国近代第一次出现了比较健全的中央和地方的教育行政机构,从而适应了清末兴办学校以来应有专门管学人员的需要。

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教育思想

这个思想集中反映在张之洞1898年发表的《劝学篇》中。他说:“新旧兼学:《四书》、《五经》、中国史事、政书、地图为旧学,西政、西艺、西史为新学。旧学为体,新学为用,不使偏废。”这个思想,是洋务教育的中心,以后成为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教育制度的纲领。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基本思想,是说教育首先要传授中国传统的经史之学,这是一切学问的基础,然后再学习西学中有用的东西,以补中学的不足。他认为,中学的作用在于“固其根柢,端其识趣”。学习西学是为“强中国”、“存中学”服务的,实质是抵御外侮入侵,维护清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

诚然,其教育理论带有“宣扬忠君,维持清朝统治”的封建色彩,但他能

看到西方文化的长处,取之于西方用于中国,亦足见其不凡。在当时的状况下张之洞不可能将西方文化与忠君思想有机结合,体现了他自身教育观的矛盾,但这并不能掩盖张的教育倡导对湖北的作用乃至他对中国近代化教育的卓越贡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