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关于白鹿原的诗句

2020-09-15 诗句 【 字体: 】 标签 : 诗句,白鹿原,古代 浏览量:191万

一部记录“民族的秘史”的长卷

——《白鹿原》赏析

《白鹿原》被誉为是我国“当代罕见的一部大作品”,不是因为它洋洋洒洒有50万字的篇幅,也不是因为它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前后长达50年间中国历史风云际会的宏阔背景,而是因为作家以当代眼光、当代意识审视、反省地描写了这段历史时,所表现出来的全新的体验和认识。正是这些,才赋予了小说以强悍的艺术生命力,是发生于20世纪上半叶白鹿原上的那些拼拚杀杀的事件、来来往往的人物,真真切切地变成了“一个民族的秘史”,让人们从中窥见我们民族悲怆的国史、隐秘的心史以及畸形的性史,窥见我们民族深厚的文化积淀,激发起人们深深思考。

作品分析:

主题小说以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为背景,通过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两家几代人的人生、命运和复杂的纠葛,展现出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主人公的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地位,两个家庭世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等等。小说在描写这块黄土地上自清末民初至解放前夕近半个世纪中“一刻也没有消停过”的家族争斗的同时,还展现了各派政治势力之间的生死搏斗、内忧外患,揭示了中国社会错综复杂的矛盾与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渊远流长的文化,以引发人们对此认真、深入的思考。

人物形象作为一部“民族的秘史”,《白鹿原》在展现白、鹿两家几代人争斗的“家族史”的同时,着意描写、塑造了众多的、具有鲜明性格和浓重文化内涵的人物形象。仅主要人物就有:白嘉轩、鹿子霖、朱先生、冷先生、田福贤、岳维山、鹿三、黑娃、小娥、白孝文、白孝武、鹿兆鵬、鹿兆海、白灵等十几个。他们分属白、鹿两大家族,或分属国、共两党的政治势力范畴,都个性鲜明、形象生动。

白嘉轩是白鹿原上白、鹿两个家族的族长。就个人品质而言,白嘉轩的完美几乎是无可挑剔的。作为一个敬恭桑梓、勤于稼作为一个敬恭桑梓、勤于稼穑的农人,他身上有着民族许多优秀品质。他靠自力更生建立起家业,又靠博施众济树立起人望;无论是治家还是管理家族,他都能守正不啊,树德务滋。尤其是对文化人朱先生、冷先生的尊敬、效仿,对老长工鹿三的尊重、提携,都表现了他在一带农民中的卓尔不群。白嘉轩始终怀有一个愿望:按照自主的意愿治好家业,按照治家的方法管理好家族的事,使白鹿原得人们家家温饱,个个仁义,从而使自己的声名随之不朽。但是,当他的这些想法刚刚开始实施,就遇到

了种种意想不到的难题和挑战。起先是没有了皇帝,使他六神无主;接着是民国建立政权,鹿子霖以“乡约”身份与他评分了秋色;随后便是各家的混战蜂起,家事和族事多乱了套,他使出浑身解数仍每况愈下,只有儿子做了县长,他才稍少有所慰籍。他从未放弃过个人的私欲和名誉,却也不放过任何可以济公好义的机会,把一己的价值实现寓于家族和乡里的事业发展;他首立了湘桂、相约,确立了自己的族长地位,又使乡民们有规可依;他修祠堂、建学堂,树立了自己的威望,也是孩子们上学读书有了保障;他与鹿子霖明争暗斗,守住了组长的宝座,也阻遏了恶势力的膨胀;他处处救助受难的人,使自己的人缘、人望大增,也使处于不断战乱的人们的受害程度得到一定的减轻。他的人以为淮、自立为本的人格精神,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农民基于小农经济和田园生活的文化意识和人生追求。

应该指出,作为白鹿原上的独特产儿,白嘉轩只能是这块土地上的理想人物。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以封建文化信条为准则的,因此,在他身上既体现着中国家族文化理想的一面,也体现着这一文化全部的反动与保守。他按照封建文化传统要求乡民,也按照这一传统要求和培养自己的两个儿子。他的两个儿子与鹿子霖的两个儿子以其在外面上学、读书。鹿子霖要儿子读书识字,到外边闯世界;白嘉轩却很早便让儿子回到身边,并有意按照族长的标准培养张子白孝文,准备让其接班。当孝文与小娥的奸情被发现后,他气得昏了过去,不顾众人的劝阻,当众实施严厉的惩罚,甚至断绝父子关系。接着,他又把孝武培养成家族文化的忠实奴隶。对待小娥的处理,更是充分体现了他捍卫自己文化理想时的残酷。先是支持鹿三开出小娥夫妇的族藉,继而又两次毒打小娥;小娥被鹿三杀死后,她住过的窑洞飞出无数的白蝶,人们说是小娥的冤魂要讨回公道,白嘉轩有力排众议,见了一座七级浮屠来镇压。在砖塔奠基时,他又指使人将据说是小娥化身的白蝶统统抓住,压在塔下,完全是一个扼杀白娘子美好爱情的法海和尚!后来,他又容忍黑娃和孝文回村认祖归宗,并非是他做族长的宽宏大量,实际上家族文化“浪子回头金不换”的直接表现。是所有这些都说明,白嘉轩氏家族文化的自觉维护者。正是对白嘉轩身上所包容的中国文化传统全部价值的深刻把握和体悟,才使得白嘉轩具有非常深厚的性格和思想内蕴,成为当代文学中独一无二的最后一个族长的形象。

鹿子霖是作品中的一个反面人物。生活在白鹿原的白、鹿两家,虽然姓氏不同,却有着共同的祠堂,共同的祖宗。他们共同举行对祖宗的祭祀活动。可以说白、鹿两姓是矛盾的统一体。鹿姓的代表人物鹿子林便是一个反面代表。如果说白嘉轩代表着理想、正义,鹿子霖则代表着邪恶。与白嘉轩小时所收的教育不同,鹿子霖从小就受到父亲的娇纵。父亲不仅鼓励他争强斗狠,还对儿子的恶行放纵、指使。这就决定了鹿子霖的邪恶本性。但鹿子霖并不是坏得十恶不赦,他只是干些吃、喝、嫖、赌勾当。比起那些土匪来还要善得多。在与白嘉轩的明争暗斗中,他做的往往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利用职权霸占了黑娃的妻子

从文学活动的角度来看《白鹿原》

——以民俗文化为中心文学作为一种活动是人类所特有的现象,人的生活活动往往又导致人的自觉能动的文学创造,而且人的生活活动是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统一。用马克思的观点来说,人的生活活动是一个复杂的多层次系统,且具有两个基本层次,即物质实践活动和精神活动,但是文学的创造基本上是属于精神活动的范畴。我们通常也这样说: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所以基本上我们可以这样的理解,文学活动来源于人类的自然活动,却又不等于自然活动。小说《白鹿原》讲述了陕西关中平原的农村白鹿原上聚族而居的白、鹿两姓家族的社会生活。通过对当地百姓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祭祖求雨、驱鬼祛邪等民俗风情的描绘,展示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关中农村、农民的世俗生活画卷。其中蕴涵了关中地区很多的民俗风情,具有一种很浓厚的人文关怀,通过这些民俗文化的体现让我们深切感受到关中地区的深厚文化底蕴,也展示了文学作品的价值。

民俗文化,简要地说,是世间广泛流传的各种风俗习尚的总称。物质

民俗文化是指社会物质生产活动及其具体产品,主要是指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那些直观可见的、有形的服饰、饮食、居住、交通等实体性文化传承。物质民俗文化作为可感知的、具体实在的文化事物,是整个民俗文化大系统的基础。地理的白鹿原是小说《白鹿原》的地域原型和故事主体。白鹿原位于古都西安东郊灞河、浐河之间,是西安境内最大的黄土台塬。它雄踞关中腹部,而关中平原位于陕西省中部,土地肥沃,农产富饶,人口众多,号称“八百里秦川”。

《史记·货殖列传》记载:

关中自汧、雍以东至河、华,膏壤沃野千里,自虞夏之贡,以为上田。关中平原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为这一地区的农耕经济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使关中成为我国和世界上最早进入农业文明的地区之一。与农耕生产相适应,!男

1/4

耕女织,春种秋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方式也一直保持下来。厚厚的黄土地和长期的农耕生产,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方式,使关中地区形成了独具地域特色的物质民俗文化。这在《白鹿原》中主要是通过关中物质民俗文化词汇充分展现的。

《白鹿原》是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主人公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话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

内容简介

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细腻地反映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全书浓缩着深沉的民族历史内涵,有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和厚重的史诗风格。1993年6月出版后,其畅销和广受海内外读者赞赏欢迎的程度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所罕见。1997年荣获中国长篇小说荣誉———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后被改编成同名话剧、电影等多种形式。《白鹿原》集家庭史民族史于一体,以厚重的历史感和复杂的人物形象而在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当代文学中不可多得的杰作之一。

正是这种不变,使小说和电影都有了不同的光彩,具备了成为巨作的可能性。我们重新考察白鹿原的小说、电影,包括真实的白鹿原,是为了让人们有走进“白鹿原”的可能性。

作者简介

陈忠实,1942年生于西安市灞桥区,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信任》获1979年全国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全国报告文学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现为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

目录

白鹿原

附录:《白鹿原》创作手记(摘录)

文摘

白鹿原因有白鹿出现而名,这不仅是出自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就连历代史籍也有记载:《后汉书郡国志》载:“新丰县西有白鹿原,周平王时白鹿出。”《水经注》、《太平寰宇记》也有“平王东迁时,有白鹿游于此原,以是名。”由此可见,关于白鹿原名称的来历及有白鹿出现的历史,已是遥远的2700多年以前的事了。如下是中国人才网给大家整理的白鹿原背后的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作用。

那个神奇的白鹿的故事,却是和一个神奇的巨鲸的故事相伴产生的,它们共同为神奇的白鹿原赋予了神秘、悠远、厚重的特殊色彩!

传说,西周末期,西方兴起一支凶悍的部落犬戊,对已经开始走向衰败的西周镐京都城造成严重威胁。周幽王被犬戊杀死后,新登基的周平王因镐京无险可守,岌岌可危,乃与大臣商议,决计另行择地建都。不日,平王便带领执掌星象扶乩等大臣们,在大队卫士的簇拥下,向东涉过滔滔的滋水河,登上平展展、莽苍苍的一座原上。此原三面环水,一面接南山;从原上向西北可以瞰制广阔的渭河平原,东南依靠终南山,进退可据,军事地位极为有利。平王过去曾随幽王来原上围猎,这次上原的目的是想在原上周走一遍,决定是否在此原上修建都城。周平王一干人马从原西头向东,浩浩荡荡一直走到原东头。这时天色已晚,便择一处古柏苍郁、花香朴鼻的小谷岸边一所庙宇设下行宫,结队扎营。

翌晨破晓,平王忽被外边的一片惊呼声吵醒,出寺门一看:只见东南方向的崇山峻岭之间,一团祥光瑞气环绕着一个雪白之物冉冉而来!刹时已看清这东来紫气的中心原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神鹿,除一双眼睛象闪着亮光的红玛瑙外,全身无一根杂色。白鹿口含一枚灵芝,四蹄飘云生风,忽攸而至。这只白鹿是受天帝旨意,专来此原消灾播福的,这时白鹿突然看见了旌旗猎猎、喊声雷动的周王卫队,猛吃一惊,那口中所含的灵芝便掉落到小谷中,白鹿随机便扭头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平王随父射猎多年,从未看到也未听说过有如此奇鹿,立即传旨卫队快骑,紧随白鹿去向拼命追赶。追到一个沟坡时,白鹿见再向前就要到南原坡了,便忽又折头向西北而去,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庙,周围没有村庄;白鹿绕庙一周,见骑队追了上来,又继续向前奔跑十多里地,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庄。村边有一座女娲祠,不远有两株相依相抱的苍柏,白鹿便于双柏树下的草丛中小憩起来。刚一打盹,平王的卫队已蜂涌跟至。白鹿受惊而起,闯入村中,左冲右突迷失了方向,一直向北跑到了半原坡时,才知道走错了方向。于是又折而向南,从西原下了原坡,进入浐河谷道的苇蒿丛中,忽攸之间便无踪无影。

人们惊奇地发现:凡白鹿经过、祥光照及的地方,尽皆一片郁郁葱葱,草木茂盛,百卉竞开,毒虫殆尽,疫疠灭绝,六畜兴旺,人寿年丰。人们为了纪念这只带来吉祥康乐的白鹿,从此便把这原起名为白鹿原;又把白鹿在东南方向经过的沟称作鹿走沟,把白鹿绕行一周的“无村庙”(今吴村庙)起名鹿走村、鹿走镇,把白鹿小憩过后迷失方向的村叫迷鹿村,把白鹿迷路后跑到的原坡起名为鹿到坡,把白鹿最后从西原下坡进入浐河川经过的村叫做神鹿坊;此后白鹿原上祀奉神鹿的白鹿寺、白鹿观、白鹿庙、白鹿祠也纷纷建立起来;白鹿从南山出来最先踏上白鹿原的地方即今安村乡的韩寺村,古时在此建有白鹿寺,附近的村也有白鹿观;当年白鹿遗落灵芝的小谷,今安村乡聚仙坊村南边沟道直到现在仍生长着灵芝。白鹿原古时又称为万寿山,自从白鹿出现,原上便成为五谷的粮仓,即使遇到干旱,只要能长出幼苗,总会有一定收成。因此白鹿原从那时起,便流传下一句民谚:“白鹿原、长寿山,见苗收一半”。

且说周平王与王宫卫士及大臣们,一路追赶白鹿不及,眼睁睁见这样一只奇鹿从眼皮底下逃走,怏怏回到镐京王宫,懊恼不已。这时那些星象、易卜大臣和方士一齐上前奏道:“大王勿恼,那鹿并非凡间所有,实乃上天为大王传讯吉兆,应我王开建新基大利,百代顺昌;臣等昨观星象,推演卦形,占卜吉凶,皆已测得白鹿出现之原乃一龙脉所在,实为建立新都之风水宝地;如在此原建都,定可保王业永固,千秋万代兴盛不衰。”平王听罢大喜,当即传召建工大臣,择日兴工动土,要在这原上兴建比镐京大数倍的王宫。

阅读全文